化壇捲簾分燈
化壇捲簾是科儀中相續的兩個程式。化壇指道士將舉行齋醮的壇場幻化為瑤壇仙境、神仙世界;捲簾指啟請仙真降臨壇場時,如同人世君王臨朝聽政,捲簾聽取高功面陳奏疏。
  化壇捲簾可以作為一種儀式元被包含在其他儀式體之中,也可以作為一種獨立的科儀。《靈寶領教濟度金書·開度黃籙齋五日節目》記述了建齋第一日"入夜,請光分燈,次關金籙燈,次宿啟告齋"以及"行捲簾儀,上表入壇"的內容。這裏的"捲簾儀"當是獨立的儀式體,而江南地區目前演習的進表科儀,就將化壇捲簾包含在進表科儀之中,作為一種儀式元。
  化壇捲簾科儀,在早期道教和魏晉南北朝乃至於唐五代的道教科儀典籍中均未見記載。據現存資料推斷,將齋醮壇場幻化為神仙世界的"化壇",約始於兩宋時期。在南宋時編纂的各種科儀總集中,已有關於"化壇"的記述。如《靈寶領教濟度金書》卷二百八十二有"開啟變壇"的內容,變壇當即化壇,它是一種儀式元。經過元明清時期的發展,化壇似乎一直沒有成為一種獨立的科儀。在上海道教的進表和蘇州道教的全表科儀中,化壇都是以焚符和誦贊的形式進行並完成的儀式元。焚化"金闕玉陛化壇真符",並誦唱:"郁羅霄台,玉山上京。上極無上,大羅玉清。渺渺劫仞,若亡若存。金樓倩煒,玉殿森嚴。光範巍峨,降臨啟真。馭景龍輿,玄晃仙居。陰陽凝室,萬氣齊居,一如誥命,風火驛傳。"但是,將壇場幻化為神仙所居的內客在唐代道教科儀中卻早已有之。杜光庭編集的《道門科範大全集》卷七和卷十九的"消災星曜儀"和"文昌注祿拜章道場儀",均有"啟壇行道"儀,其中在奏請眾神降臨時都有壇場變化的言辭:"香官使者,左右龍虎君,侍香眾靈官,當令臣向來靜夜行道之所,自然生金液丹碧芝英,百靈眾真交會在此香火爐前。"道士幻覺壇場已是百靈眾真交會的所在,只是這樣的幻化僅僅是依靠高功的祈願啟白。而南宋時期的科儀就要求高功法師作大量存思幻化,稱"面天門,上香,存天門有素車白馬,千乘萬騎,十方各有天尊大神大將軍,浮空而來,鑒觀修奉,面天門口奏,依式揚幡。化建壇立幡之所為太溟水府之宮,淨瑩無翳,上結寶蓋,如芝幢,日月流光,照透水府。內化一大旌幢,四畔靈風鼓蕩,直接蓋上。存一似蓮花於水之中,芬馥無盡,上有金光祥雲,梵氣周回,首腳花幡,風散十方,如細雨密霧,青玄上帝居蓋之下,手持枝水,隨幡灑布,作法雨祥雲,升接陰魂,並赴幡下,以伺開壇,朝禮上帝,受化更生"。南宋時編成的《靈寶領教濟度金書》有《宣表捲簾》一節,內稱:"法師存金闕寥陽殿內,隱隱群真,侍衛元始,星斗飛芒,龍燈鳳燭,並在簾裏,惟遙迎而已。簾之外,無景光也。宣表後,舉稽首虛皇天尊前,法事畢,忽然捲簾內外,華燈璀璨,宛如浮黎土矣。"該書卷三百二十又稱:"諸分燈畢,然後升壇宿啟,至都門外,行捲簾儀,宣通真表,徐徐入門,此舊法也。今人每於分燈後,垂簾遮蔽華夏,再出壇前,行捲簾儀,宣通真表,入壇法事,左旋一匝,出都門,方入靖室,行宿啟儀,失之矣。捲簾非古式,後世欲威儀可觀,始為之。"由此可見捲簾科儀在兩宋時期已逐漸形成和流行。王契真《上清靈寶大法》卷五十五稱捲簾是"九清上帝乃虛無百千、萬重道氣之上,凡升御座不可以目瞻仰,謂如陽間,帝王登殿以扇八柄遮之,升御座畢,方開扇引班,故先垂簾。行持想上帝升殿,次宣文儀,方許捲簾"。據施舟人的《分燈--道教的儀式》一書所附光緒己醜年(1889)《金籙清醮捲簾科儀》的抄本,捲簾的過程分三步,即"珠簾卷起一分"、"珠簾卷起二分"和"珠簾揭起三分"。珠簾卷起以後,醮壇就成了神仙世界:"琳琅振響,十方肅淨,河海靜默,山嶽吞煙,萬靈振福,招集群仙,天無氛穢,地絕妖塵。"同捲簾相連接的是"金鐘玉磬"儀式元。其形成時代大約同捲簾相當。鍾磬是中國古代的打擊樂器。宋高承撰《事物紀原》引《月令章句》曰:"上古聖人,本陰陽,別風聲,審清濁,不可以文載口傳,於是始鑄金作鍾,以主十二月之聲",引《皇圖要紀》曰:"帝嚳造鍾磬。"鍾磬一開始就是帝王使用的禮儀樂器,是權勢和地位的象徵。道教科儀的鳴鍾擊磬,一方面是為了渲染群神降壇,感動群靈。金允中《上清靈寶大法》卷二十稱:"壇場將肅,鍾磬交鳴。韻奏均天,仿佛神游於帝所;音高梵唱,依稀境類於玄都。"王契真《上清靈寶大法》卷五十五則稱:"《太真科》曰:奉行上道,講演經典,建齋行道,悉先叩擊鍾磬,非惟警戒人眾,亦乃感動群靈。仙真神人相關,同時集會,弘道濟物,盛德交歸,諦心存神,與己相見,調槌上擊,從微至著,數一十二、二十四、三十六,手執鍾磬槌,先祝曰:圓槌震法器,流聲遍十方,入下通長夜,登高響玉房,九幽聞離苦,七祖上仙堂。"另一方面,據稱鳴鍾擊磬又是為了召集高功自身身中的陰陽二神。《上清靈寶大法》卷五十五又稱"鍾之形,上圓而勢俯,其聲清遠,其頂蟠龍,其從金鐘,曰陽。磬之形,下圓而勢仰,其聲重濁,其座虎伏,其從磬,曰陰","金鐘玉磬之法,召集高功身中陰陽二神,和合天地,驅逐厭穢,招集真靈,啟格十方,通幽達明,追攝魂魄,調集息度,無致妄耗,有二神以主之。故開壇之初,必鳴鍾磬以召集之,交鳴者乃互出合為一,所以煉陰成陽,秉志純誠,無妄想,無亂志,則可招靈"。叩擊鍾磬的次數多少,其意義亦不相同。"先鳴三下,發長芽之音,應陽數,生於一成於九。次引九下,震瓊瑤之響,三下者上聞清微、禹餘、大赤之三天,又三下中應欲、色、無色之三界,又三下警地獄、餓鬼、畜生之三途界也。長斂二十七下,九下通九天之道君,九下覺九宮之真帝,又九下招九幽之苦爽,合四九三十六下,上聞三十六天帝,中應三十六部尊經,下徹三十六獄"。《金籙清醮捲簾科儀》光緒己醜年抄本則按次序,一是振金鐘二十四聲,再振本命一聲;二是擊玉磬二十九聲,再振本命一聲;三是鍾磬齊交各各三十六聲;四是振金鐘九聲,擊玉磬六聲,稱"金鐘交徹,玉磬和鳴,召十方陽德之靈,集九地陰冥之宰,普臨法會,共證齋功"。由化壇、捲簾和金鐘玉磬等三項科儀元組合起來,成為道教科儀開壇和啟請部分的主要內容,一直沿用至今n
分燈是齋醮中燃點壇場燈燭的常用儀式元,起初是獨立的儀式體,後來則被包含在別的儀式體中,作為某種齋儀的一項內容。
  據《上清靈寶大法》稱:"欲薦拔陰靈照破幽暗之燈,須得慧光之法,方能降三光之慧,以接凡火之光,方能追攝受度。如無此法,只是凡火之光不能超脫矣。"它認為壇場燈燭之火非同凡火,必須取得日月星三光之"慧火"才能使燈燭具有上照天庭、下徹地獄、拔度亡靈的功用。
  宋金時期,分燈儀式的程式是:取火,分點和念頌。
  取火。在正齋日午時,面南,對太陽焚香,口奏,吸氣,吹筆,以黃紙九寸朱書慧光符一十二道,玉清訣,東方氣,以蠟封作炬子,用於應發燈光。在太陽正南時,以陽燧(凸透鏡),聚焦於炬子上,念"太陽輝神咒",意為取太陽正氣,點燃燭炬。然後,由法師點燃一燈於壇正中元始天尊神位前。
  分點。高功法師出班,至元始天尊神位前,上香三禮,默誦"明燈頌"。侍燈立左,侍香立右,高功執符炬於元始天尊神位前,請降寶光,存思元始允奏,想像金光透徹寶篆之上,百色光明混合於一身,結化為大日圓輪。然後,高功以符炬於中燈光內點。侍燈三禮,受燈於師前點。侍香也三禮,受符炬。遍十方點,分班點畢。三師回,各三禮,納餘炬並為一。高功三禮焚於元始前爐中,又存思寶光上徹九天、下輝九州九地。
  念頌。法師默誦滅燈頌,稱"太上散十方,華燈通精誠。
  諸天悉開耀,地獄皆朗明。我身亦光徹,五臟生榮華。炎景照太無,遐想通玉京"。
  分燈儀式的構成,體現了道教的教義思想。法師在元始天尊神位前"以符炬於燈光內點,先運一生二,二生三",侍燈侍香各執一符就高功手中分光,然後點遍十方,正是《道德經》的"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教義的象徵。其次,在取火和分點等階段,法師都要念咒、存想和運動自己的內氣,例如:高功在分點時,執符於元始天尊神位前,存想金光如流,百色光明混合於一身,結化為大日圓輪,法師要運自身一氣上接丹霄,兩氣交合,口中吐金光,若日升透轉下壇,直至玄境之前、虛皇之下,隔於側存,寶光運動,想金樓朱戶,龍虎交盤。高功在符炬點遍十方後,存想"諸天上聖同布祥光,迸徹十方,內外上下,山林河海,官舍人門,水火陰牢,陽治關嶽,上徹九天,下輝九州九地,重陰極惡,逐處皆承寶光,洞照開破,悉為異境。至於建齋之所,內外人物,一切皆在寶光之內"。最後,"以鼻目收光,徐徐引吸,入真中之形,回丹房上泥丸之內"。分點過程貫串於法師的存想和內煉外接。
  由於從陽燧取火受到陰雨天氣的條件限制,後世對取火的方法作了許多因地制宜的改變。南宋道士金允中在《上清靈寶大法》中曾經指出:"浙東有數郡卻亦先點一燈在高功手中,長跪致詞,道眾卻受之以進入三清天尊前,逐位宣白文,點之方行分光。"金允中認為這是"理大不通"的。但是,畢竟演習方便,遂流傳至今。上海道教《進表科儀》的"分燈",就是高功喝白道:"夫燈者,一生二,二生三,三生化九,九九化為八十一燈,無幽無燭,無暗不明。"以虛的分燈程式,實的喝白經文,加上晃動火束的動作製造氣氛。接著,高功大聲問道:"燈光明否?"眾答:"燈光明!"再問:"燈光變否?"眾再答:"燈光變。"接著在眾舉"燈光朗耀天尊"聲中結束,達到"進表"科儀"啟壇"部分的高潮,既體現了分燈的教義思想,又適應了上海地區無以陽燧取火的社會條件,同樣達到了吸引信眾的效果。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
創作者介紹

母親節

hpsxmjordv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