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記者馬岳君
  □本報見習記者王志堂
  “人人都有防範意識,時刻緊繃防範之弦是安全防範的重中之重,更是確保平遙監獄20年無服刑人員脫逃的根本。”談起成功經驗,山西省平遙監獄監獄長李林成對《法制日報》記者說。
  截至今年9月3日,山西平遙監獄實現連續20年無在押服刑人員脫逃,創造了山西省監獄安全史上無服刑人員脫逃最新紀錄。
  人防彌補技防缺陷
  走進平遙監獄,一棟棟監舍樓散佈在監區,碧綠的草坪在藍天白雲的映襯下更顯溫馨。
  已經在監獄一線工作33年的平遙監獄副監獄長李冠告訴記者,條件改善是在2011年監獄搬遷之後,過去的條件可沒有這麼好,監獄圍牆防護措施不全,電網電壓達不到規定要求,各類監控裝置極不完善。
  “最關鍵的是由於監區內無習藝場所,平遙監獄曾組織服刑人員從事修公路、搗焦炭、挖地基、拆房子等野外零散勞動。”李冠說,比如前往50多公裡外的太谷從事瑪鋼鑄件,500多名服刑人員連續在廠區連續吃住工作20天,雖然設立了兩個外役監區,但圍牆達不到要求,兩個人稍一配合就能翻出去,而且沒有高壓電網,沒有武警看押,沒有監控設施,看守人員少,稍不註意,很容易發生脫逃事件。
  據李冠介紹,在當時物防、技防水平相對較低的情況下,平遙監獄把人防放在了安全防範的第一位,採取了“畫地為牢”的辦法,將工作區域劃分為若干片區,將值班民警放在片區交界處,所有服刑人員未經允許只能在區域內活動。同時在服刑人員內部成立了互監小組,互相監督。
  “大的人防體系建立起來後,我們又細處著手防止脫逃,大至人數清點,小至服刑人員如廁都進行了規範。”李冠介紹說,比如實行了服刑人員30分鐘清點制度,規定值班幹警每隔30分鐘對自己負責的服刑人員進行一次清點併進行登記。而在如廁時,則需要報告值班民警,在得到批准後按監區編定或民警指定臨時的互監組入廁,完畢後報告民警回到原位置。“而這一切都不能脫離值班幹警的視線”。
  李林成告訴記者,隨著不斷的總結完善,平遙監獄逐漸形成了服刑人員互監小組、小哨設點設防、幹警分片管理、大隊(監區)領導不定期巡視、看守隊外圍警戒、綜合辦現場督查的六項嚴密的“人防”網絡,確保了服刑人員24小時不脫管失控,實現了在特殊歷史時期的零脫逃。
  硬件改善人防要求更高
  從服刑人員基本情況、犯罪原因、家庭情況到認罪情況、個人印象,與服刑人員的談話記錄密密麻麻地記滿了平遙監獄獄政科長張曉峰的工作筆記本。
  “這些是2012年到現在的,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張曉峰指著厚厚一摞用過的筆記本說道,與每一個新來的服刑人員談一次話瞭解其基本情況已經成為他的工作習慣。用張曉峰的話來說,瞭解服刑人員的基本情況目的是要把“最不放心的服刑人員交給最放心的幹警放到最放心的區域,從源頭上消除隱患”。
  2011年1月17日,平遙監獄正式搬遷至現址,物防、技防水平均得到了很大提高。
  “硬件設施好了,但人的思想不能放鬆。物防、技防只是手段,人防才是關鍵。”李林成介紹說,整體搬遷後,結合在實際工作中發現的問題,平遙監獄從細節入手,從獄政管理、教育改造、刑罰執行、獄內偵查、習藝改造、生活衛生等方面對原有的各項制度進行不斷補充和完善。
  “比如制定完善了服刑人員危險性評估制度,從源頭上掌握服刑人員動態。每一名服刑人員一進入監區,我們就要通過各種途徑瞭解基本情況,而後根據個人情況、成長經歷、犯罪次數、改造表現、是否有特殊技能,按照危險種類分為脫逃、自殺、傷害、其他四類,危險程度分為嚴重、中度、輕微三級。”張曉峰說,根據評估結果對服刑人員採取不同的管教措施,危險等級高的,就利用監控系統對其進行定位觀察,實施經常性違禁品清查,監獄領導則不定期抽取視頻或進入監區進行突擊檢查。
  “我們還明確了管教幹警終身責任制,如果由於幹警原因導致服刑人員發生意外,即使該幹警已經調動工作,我們也要進行責任追究。”張曉峰說。
  教育感化讓服刑人員不想逃
  一次例行談話中,管教幹警發現服刑人員熊某情緒低落,詢問後得知因為他入獄,妻子提出離婚,十幾歲的孩子卻無人管。瞭解情況後,管教民警立即進行了彙報,監獄方面聯繫了熊某案件的審理法院——湖南桃源縣法院的法官。
  “法官隨後趕到熊某家中瞭解了情況並將他孩子的情況錄了個視頻給我們寄了過來,解開了熊某心中的疙瘩。”張曉峰說。
  “在對服刑人員實施懲罰職能的同時,要學會用真情去感化,要讓他們在希望中改造,使他們從不敢跑到不想跑,再到不願跑。”李冠說。
  據瞭解,平遙監獄每年在服刑人員中開展二至三次“防逃、反逃”專題警示教育的同時,還開展孝文化、德文化主題教育,設立服刑人員心理咨詢驛站,在監區開設“法律診所”。同時在服刑人員最關心的減刑、假釋、保外就醫、百分考核等熱點、焦點問題上,提高透明度;還通過召開刑釋人員就業推薦會等形式,積極為服刑人員回歸社會提供就業幫助。
  “一系列措施讓服刑人員意識到了逃跑只能跑大罪惡,跑長刑期,跑遠家人,跑散家庭,跑垮身體,甚至跑丟腦袋,只有好好改造才是唯一齣路。”張曉峰說,“很多服刑人員在出獄時還主動就監管漏洞與我們交流”。
  張曉峰向記者講述了一個例子,一名服刑人員在即將刑滿釋放與其交談中反映,垃圾車在監區運送垃圾時只有一名司機,而且垃圾車後面的蓋子沒鎖,人完全可能躲在垃圾車裡逃跑。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張曉峰立即將情況向上級進行了彙報。不久,垃圾運送車上出現了兩個人,而垃圾車後蓋也有了一把嶄新的大鐵鎖。
  “防逃20年,不算長也不算短,對於我們來說是個裡程碑,但這項工作是進行時,不是完成時。省監獄管理局局長句軼旺希望平遙監獄能依托平遙古城的影響力建成全省監獄工作的窗口單位、樣板單位,現在我們需要思考的是下一個20年怎麼做!”面對新起點,李林成陷入深思。
  (原標題:二十年無脫逃不是完成時)
創作者介紹

母親節

hpsxmjordv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